888集团娱乐场

世界知识》杂志:津巴布韦能否“凤凰涅槃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09-23

  4月2日至6日,津巴布韦总统姆南加古瓦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这是其上台执政后首次对非洲大陆以外的国家进行国事访问。访华期间,中津签署了经济技术、农业、科技、人力资源开发等领域的合作文件。姆南加古瓦还参加了两场津巴布韦投资及贸易促进活动,会见中国企业家,介绍津巴布韦最新政治经济形势和对外政策,邀请中国投资者前往津巴布韦投资兴业。

  去年11月,津巴布韦发生了举世瞩目的政治剧变,已执政37年之久的穆加贝在内外压力下辞职下台,姆南加古瓦被推选为新总统,津巴布韦以出人意料的和平方式实现了政权更替。那么,三个多月过去了,姆南加古瓦政府政绩如何?今年3月初,美国前驻津巴布韦大使查尔斯·雷撰文称:“一旦美国解除对津巴布韦的制裁,津巴布韦将会‘如凤凰般在灰烬中崛起’。”尽管这句话尽显美国唯我独尊的傲慢姿态——似乎只有美国解除制裁,津巴布韦才能走出穆加贝执政后期的阴霾,重新实现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但它至少说明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姆南加古瓦政府已经因其执政成绩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西方国家的认可。那么假以时日,津巴布韦真的能够实现“凤凰涅槃”吗?

  为维持政局稳定,姆南加古瓦上台后首先从维持党内团结入手,给予前总统穆加贝充分尊重(穆加贝下台后获得了政府提供的诸多福利,生活得依然很体面),多次称他为“国父”并让人们铭记他的历史贡献,呼吁执政党(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简称“津民盟”)团结起来以避免再次分裂。局势逐渐稳定下来后,姆南加古瓦政府力争谋取更多的合法性,主要采取了两个方面的举措。

  一是大力推行和平与和解政策。姆南加古瓦就此主要做了两项工作:其一,非常好地处理了与最大反对党争取民主变革运动(民革运)领导人茨万吉拉伊的关系问题,不仅在后者病重期间前往探望,还在其去世后送上了评价颇高的悼词,称他为“坚持用自由、公正、可信与非暴力选举的方式推进民主的标志性人物”;其二,签署《国家和平与和解法案》,启动全国和平与和解委员会并任命退休法官塞洛·纳里为主席,希望通过彻查马塔贝莱兰事件(20世纪80年代因津民盟和津巴布韦非洲人民联盟之间的政治斗争而导致马塔贝莱兰省和中部省大量平民伤亡的事件),以促进津巴布韦国家的愈合与团结。

  二是承诺按期举行大选。今年1月,姆南加古瓦在达沃斯论坛上接受采访时表示,津巴布韦将按期举行“自由、公正与非暴力的选举”,会尊重包括津民盟败选在内的一切结果。与此同时,他还向国际社会、尤其是欧盟发出邀请,希望其派遣观察团监督津巴布韦选举进程。此后,姆南加古瓦又多次宣称2018年大选将是一场和谐的选举,并敦促各参选政党届时不要采取任何暴力行为。据悉,津巴布韦选举委员会已将选举日期定在七八月份,欧盟选举考察团已前往津巴布韦并开始选前评估工作,联合国和南共体也已承诺将为津巴布韦大选提供技术支持。

  据津巴布韦媒体报道,已有100多个政党向选举委员会递交了参选申请。然而客观地分析,真正能够对津民盟形成一定挑战的,仍然是其长期竞争对手民革运。民革运领导人茨万吉拉伊曾在2002年、2008年和2013年三次参加大选。在2002年和2013年大选中,他均败于时任总统穆加贝。2008年大选中,他首轮得票超过穆加贝,但因为两人得票均未过半数而进入第二轮。在第二轮选举中,他因“选民的安全得不到保障,选举不可能自由、公平”而退出。通过协商,津民盟与民革运组成联合政府,穆加贝出任总统,茨万吉拉伊出任总理。但民革运目前的情况并不乐观。茨万吉拉伊去世后,民革运很快便陷入内斗漩涡,其发言人奥伯特·古图甚至因此愤而出走。在此情况下,只要姆南加古瓦继续稳步推进各项承诺,就几乎可以在今年大选中立于不败之地。

  姆南加古瓦上台后,吸取了穆加贝时期因长期经济困难导致民心思变的教训,将经济发展作为重中之重,甚至要求各部委在百日内拿出经济发展方案。为切实推动经济发展,姆南加古瓦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修改本土化政策(只在钻石与铂金两个产业保留本地人占股51%以上的规定,且将本地人的定义从原来的本地黑人变为所有津巴布韦公民)以吸引外来投资,通过追缴外流资金等方式解决美元现金流动性不足问题,向农民颁布99年土地租约并承诺可将其作为信贷抵押以推动农业发展,将津巴布韦航空公司等准国营企业私有化以实现扭亏为盈,精简机构、大力反腐以加快政府办事效率和优化整体营商环境等。

  从目前看,上述举措取得了一定成效。今年3月初,南非评级公司NKC将津巴布韦的信用评级从“负面”上调为“稳定”,这是津巴布韦20年来首次获得正面信用评级。3月中旬,美国咨询公司前沿战略集团发布调查报告,称在姆南加古瓦的治理下,投资者对津巴布韦的商业信心有了大幅提升,已经跃居南部非洲第四的位置。津巴布韦自己公布的信息则更加鼓舞人心:美国、英国、德国、俄罗斯和南非等国的投资者均对前往津巴布韦投资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截至3月14日,津巴布韦已获得31亿美元的投资承诺,且这些投资承诺都在稳步推进中;3月22日,津巴布韦与塞浦路斯一家资源公司签署42亿美元的铂矿投资协议,一旦得到落实,将创造1.5万个直接就业岗位,推动国民生产总值增长20%。

  尽管当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非洲开发银行等机构均未上调对2018年津巴布韦经济增长的预期,但笔者认为,如果姆南加古瓦政府继续深入推进各项经济改革,以及上述投资承诺大多得到贯彻落实,津巴布韦实现2018年财政预算中提出的4.5%经济增长率应该并非难事。

  为获取国际社会承认并尽可能获得外来投资,姆南加古瓦政府采取了比穆加贝时期更为灵活和务实的外交政策。一是将对非洲、尤其是南部非洲国家的外交作为其外交政策立足点;二是积极谋求改善与西方国家的关系。

  一方面,姆南加古瓦上台后在短短几个月便先后访问了南非、安哥拉、纳米比亚、莫桑比克、赞比亚、博茨瓦纳(两次)和刚果(金)等国。在访问中,姆南加古瓦主要强调了三方面问题:其一,解释2017年政治剧变的前因后果,获取到访国家的政治支持;其二,谋求加强与到访国家的经济联系;其三,呼吁津巴布韦侨民回国投资。姆南加古瓦的南部非洲之旅取得了较大的成效,尤其是改善了在穆加贝时期与津巴布韦交恶的赞比亚和博茨瓦纳的关系,并与两国签署价值2.59亿美元的卡尊古拉大桥项目。该桥位于横跨南部非洲的南北经济走廊的核心位置,建成后将为津巴布韦在地区内的贸易提供极大便利。

  另一方面,姆南加古瓦在上任之初便向西方国家抛出了橄榄枝,称“让我们作为平等与彼此独立的合作伙伴,以互利共赢的方式开启新的一页”。虽然至今姆南加古瓦除前往瑞士参加达沃斯论坛外,并未对任何西方国家进行正式访问,但他派遣财政部长齐纳马萨作为特使访问英国、瑞典和法国三国,尤其是让齐纳马萨向英国首相特雷莎·梅递交了一份私信,被外界广泛解读为津巴布韦谋求改善与英国关系。当然,英国在姆南加古瓦上台之后也表达了充分的善意,已两次派遣特使访问津巴布韦。在会见英国特使时,姆南加古瓦还明确表示,津巴布韦希望在2018年重返英联邦。2002年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家指责穆加贝迫害反对党候选人,中止津巴布韦的英联邦成员国资格。

  此外,姆南加古瓦政府保持了穆加贝时期的对华友好政策,他作为总统的首次访华之旅就充分体现了对中津友好关系的高度重视。姆南加古瓦上台后,中国也一如既往地为津巴布韦提供了实质性的支持。去年12月,中津两国政府签署了三个政府间协议,包括中国政府向津巴布韦政府提供的优惠贷款框架协议以及两笔无偿援助经济技术合作协定,用于穆加贝国际机场升级改造和议会大厦、超算中心二期以及双方商定的其他项目建设。这也是姆南加古瓦就职总统后,与外国政府签订的首批政府间合作协议。今年3月,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优惠信贷、中国电建集团承建的津巴布韦最大水电项目——卡里巴南岸水电站扩机项目建成投产。该项目装机容量为30万千瓦,并网发电后将为津巴布韦增加约25%的电力供应,将大幅缓解津巴布韦电力短缺问题。

  当然,在中津友好关系发展的道路上,并非没有制约因素。去年津巴布韦政治剧变期间,有人在社交媒体上攻击中国人抢走了津巴布韦人的工作,而且给津巴布韦人带来的大多是假冒伪劣商品;不久前,津巴布韦政府公布了未能按照政府规定及时将资金转回到国内的外化资金者名单,其中包括一些中国企业和个人,一些津巴布韦媒体和网友无视该名单本身存在的问题和中国投资者为津经济发展所做出的贡献而抨击在津中资企业和个人。当然,“中津友谊是在并肩反帝、反殖、反霸的光辉岁月中凝结而成的”,这些杂音并不会阻碍中津友好关系的发展趋势。

  虽然相对于南非、尼日利亚等非洲国家而言,津巴布韦的体量和影响力较小,但中津关系在中非关系中有着特殊意义。当前的中国对非外交重点大致有三类国家:一是有重要地缘政治影响力的地区大国,例如南非、埃及和尼日利亚等;二是经贸合作潜力大的资源大国,比如安哥拉、苏丹等;三是传统友好国家。津巴布韦既是传统友好国家,且中津双方经济合作潜力巨大。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扩展到整个非洲大陆、中非共建命运共同体的大背景下,中津关系将会继续阔步前行,惠及中津两国及区域内其他国家。

  尽管姆南加古瓦政府在政治、经济与外交层面取得了一定成绩,但问题与挑战依旧存在。

  在政治层面,军方在去年的政治剧变中罕见介入政局并影响局势走向后,开始在津巴布韦政治舞台上发挥前所未有的重要作用,未来无论是继续保持与军方之间的密切合作,还是促使军方逐步远离政治中心,姆南加古瓦都需要有足够的政治智慧来应对。此外,今年初以来,前总统穆加贝频频在不同场合严厉指责和批评姆南加古瓦及其政府,据传穆加贝还是新建的反对党全国爱国阵线的幕后支持者,可能会给姆南加古瓦的备选工作带来一定困扰。

  在经济层面,津巴布韦虽然已获得几十亿美元的投资承诺,但这些承诺最终能否顺利落实还存在不确定性。另外,尽管经济改革初见成效,但制约津巴布韦经济发展的结构性因素仍存,比如交通基础设施落后,尤其是各主要城市之间,以及工业区和矿区与交通枢纽之间的道路或为单行道,或年久失修,严重影响商品、货物和物资等进出;加工制造业体系异常薄弱,出口创汇在短期内只能依靠烟草等农产品和钻石、黄金与铬矿等矿产品,无法形成价值链和大量创造就业。这些结构性问题若得不到根本解决,津巴布韦的经济发展仍将具有很大的脆弱性。

  在外交层面,一些西方国家虽然从经济层面加强了与津巴布韦的合作,但短期内很难实质性地改善与津巴布韦的政治关系,比如美国又将对津巴布韦的制裁延长了一年(美国从2003年开始以穆加贝领导下的津政府操纵大选为由一再对津巴布韦企业和个人实施各种制裁),英国也表示两国关系彻底“破冰”要取决于津巴布韦2018年大选进程和政治领域的相关改革。可以预见的是,大选如果能像姆南加古瓦承诺的那样顺利进行,津巴布韦可能会迎来与西方国家改善关系的契机,但若出现选举骚乱与政治纷争,西方仍可能会重走孤立津巴布韦的老路。

  不过,尽管如此,姆南加古瓦还是对津巴布韦的未来充满信心。近期他在视察一家贸易公司时信心满满地表示,只要津巴布韦人团结一致发展经济,津巴布韦很快便会赶超博茨瓦纳和纳米比亚等国,成为一个“经济巨人”;到2030年的时候,津巴布韦将成为一个中等收入的国家。津巴布韦是否能实现“凤凰涅槃”,外界拭目以待。


[!--vurl--]